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枪与道_ 第三百四十六章 乡间温泉-

时间:2021-05-28 16: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庸手小说枪与道 第三百四十六章 乡间温泉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两个雪女脸色变得很难看。

    “你要杀我?”

    “我不杀你,也不会让你杀他。”

    “你为什么要帮他?”

    “因为我要去见足利义辉,见一见扶桑剑豪将军。”

    “那个人并不会给你带来好处。”

    无生不语。

    他轻轻将拜一刀扶住,然后就走进庙里。

    两个雪女狠狠咬牙,却没有一丝法子,“你真的不去甲斐?”

    “我不去甲斐。”

    “你会后悔的。”雪女冷冷笑了笑,“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她冷冷的笑着离去。

    大地银白渐渐消失,血迹犹在,拜一刀的血。

    他努力忍受着剧痛,大口的吃肉,大口的喝酒,却用大吃大喝来忘却疼痛,并不是聪明的法子,却很有效。

    对小孩很有效果,他并不是个小孩,这法子用的好像也很正确。

    阿国又递给他一瓶清酒,“你居然用这老土的法子来忘记疼痛。”

    拜一刀迅速吃下一片寿司,吐出口气,死灰色的眼珠子已盯着鱼片,“这法子很有用。”

    阿国笑了,“你若是吃饱了该怎么办?”

    拜一刀也笑了笑,“那个难不倒我,我有别的法子。”

    “什么法子?”阿国笑意里居然带着戏弄。

    “我有个毛病,只要吃饱了,就会想睡觉。”他摆了摆手,“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打扰不到我。”

    阿国捂住嘴笑着,“你这法子真的很不错,可是你睡醒了会怎么样?”

    “这难不倒我,我可以接着吃,直到吃的很饱,我又可以睡下了。”

    阿国笑的说不出话了。

    “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

    阿国点点头,“你实在很聪明。”

    拜一刀点头,不再说话,将腰带松了松,又接着吃,不停的吃,最后就倒下去了。

    这人居然真的睡着了。

    阿国轻轻走向外面,却被无生拉住。

    她笑了笑,“你为什么拉住我,难不成也想要我抱抱你?”

    “你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为什么?”阿国目光已落到外面。

    外面的积雪神奇般消失,连地面都已神奇般风干。

    风掠过,杉树沙沙作响,令人好生寂寞、孤独。

    阿国的神情说不出的寂寞、孤独,“我就出去一下,就回来。”

    他轻轻将无生的手拿开,轻轻走了出去,夜色里很深,孤单的女人在这个时候,岂非都容易生出空虚、无助。

    阿国笑着走入杉树后面,就看到了一群人。

    一群幽灵般的人,身着漆黑劲装,面蒙黑布,一只手始终放在怀里,另一只手却紧紧握住刀柄。

    长刀斜贴背脊,躯体静静站着。

    阿国看了一眼,想要尖叫,却发现自己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

    她竟已晕了过去。

    雪融化,风吹过,带着远山草木花香掠过。

    无生石像般走了出去,石像般挺立着,“你们可以出来了。”

    一群忍者忽然飘了出来。

    每个人的样子都一样,眼神也一样。

    其中一人将阿国缓缓抱了出来,走向无生,停在无生七尺处,“这是你的女人?”

    无生不语。

    “我们是忍者,不是浪人,所以阁下放心,我们并未做出格的事。”

    “你是甲贺忍者?”

    “不是。”这人又顿了顿,接着说,“我们是伊贺忍者。”

    “伊贺忍者?”

    “是的。”

    他说话的同时,将阿国交给无生,退了回去,又轻轻拍了拍手。

    后面十几个人忽然消失,很快又出现,每一个人手里都提着一具尸骨,衣着几乎跟他们一模一样。

    “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是甲贺忍者。”

    无生不语。

    “阁下执意要见剑豪将军?”

    “是的。”

    “阁下不见武田信玄?”

    “是的。”

    这人深深鞠了一躬,“在下告辞。”

    这些人说走就走,忽然消失不见,天地间仿佛已剩下他一个人。

    他缓缓抱着阿国,空空洞洞的眸子却凝视着夜色。

    一个人站在夜色里是什么感觉?

    也许只有浪子才会体会到里面的酸楚与哀伤,那种深入躯体、深入骨髓的寂寞、空虚,也许只有无根的浪子才有权体会。

    无生是浪子。

    他轻抚着阿国的柔发,“你醒了?”

    阿国挣脱出他的怀抱,点点头,“我并不是爱睡的猪猪。”

    无生不语。

    阿国拉着无生的手,往庙里走,然后忽然惊住了。

    庙里面又有了变化。

    里面的长案已不见,榻榻米也不见,空空荡荡的庙宇里,只有一个人,一尊石像。

    一个忧虑而娇弱的女人正垂首在里面,她凝视着无生,脸上面带笑意,“我是阿苏。”

    无生点头。

    阿苏双手轻贴肚子,柔柔鞠了一躬,“我是拜一刀的妻子。”

    无生点头。

    她的眼睛既不明亮,也不昏暗,神情优雅而端庄,话语柔美而无力,带着说不出的尊敬、佩服之色,“拜一刀受了很重的伤,不能与君同行,万分歉意。”

    无生点头。

    阿国的眼眸里已现出羡慕之色,是对拜一刀的羡慕。

    阿苏从怀里取出一张折好的地图,递给无生,“这是去京都的路,望笑纳。”

    无生接过地图。

    “你丈夫希望我见剑豪将军?”

    阿苏点头,“是。”

    “他为什么希望我见剑豪将军?”

    阿苏点头,躬身回答,“是因为阁下也想见剑豪将军。”

    无生点头。

    阿苏笑着面对无生,“他的伤没有关系,休息一段时间,就会没事了,请先生不必牵挂。”

    无生点头。

    阿苏笑了笑,“贱妾不作多留,告辞了。”

    无生点头。

    阿苏慢慢走向漆黑的夜色,这时一顶轿子从远方走了过来。

    无生目送着这女人离去。

    阿国拉了拉披风,“这女人是不是很美?”

    无生点点头。

    “拜一刀妻子原来比雪女漂亮很多。”

    无生点头。

    阿国又眨了眨眼,盯着夜色里看了看,“我有个疑点。”

    “什么疑点?”

    “他如果不是拜一刀的妻子,怎么办?”

    无生不语。

    “那拜一刀岂非很危险?”

    无生缓缓伸出手,拿出一张地图,“这是拜一刀的,绝不会有错。”

    “如果那女人......。”

    无生叹息。

    一个人若是心疑起来,就会变得什么都不去相信。

    所以他接着说,“这是拜一刀的图纸,不是亲信,他绝不会交出的。”

    阿国点头。

    可她又接着说,“可是......。”

    无生叹息,轻抚着阿国的躯体,“没有可是,阿苏是他的妻子。”

    “你怎知道阿苏是他的妻子?”

    无生打开图纸,上面有一面画着阿苏的图像。

    阿国笑了。

    她明白了,拜一刀也是个念家的丈夫,连图纸上都画上妻子的画像。

    “你是不是已放心了?”

    阿国笑着点点头。

    可她还是说,“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这地图你认识吗?”阿国的脸颊上已泛起了愁闷之色。

    她想的是多余的,无生不但认识,而且极为精通,无论什么样书籍,什么样的地图,到了他手里,他都可以研究的很透彻。

    无生说出了几个将要去的地点,到的地点与图纸上所标注的没有一丝偏差,阿国才吐出口气。

    “你果然是枪神。”阿国笑了笑,“你的朋友是不是都这么厉害?”

    “我没有朋友。”

    柔风万里,冷夜中的寂寞、孤独已远离。

    阿国凝视着前方的山道,崎岖不平,弯曲不直,连绵的山脉,数不尽的河流。

    “我们还有多久到京都?”

    “你想早点到?”

    阿国点点头,她的脚又酸又疼,实在不愿多说一句话。

    “你怕不怕高?”

    阿国不懂,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我有法子快点过去。”

    “什么法子?”阿国的神情显得极为期待。

    无生没有说话,指了指天上的飞鸟。

    阿国摸了摸胸口,她记得那种飞行的速度,实在是很可怕,很恐怖。

    “你怕不怕高?”

    无生又说了一遍,说的很清楚,阿国也听明白了。

    她看了看苍穹,又看了看无生,“你有没有别的法子?”

    “没有。”

    “那你一定要慢一点,怎么样?”

    无生摇头。

    阿国笑了笑,“你能不能慢一点飞行,快一点到那里,怎么样?”

    无生摇头。

    阿国苦笑。

    她笑的是自己,自己想要慢一点飞行,又想要快一点到那里。

    “我有个法子,你可以试一试。”

    “什么法子?”

    阿国将头伸的长长的,指了指脑袋,“你将我打晕,然后到京都的时候,在叫醒我。”

    无生不语。

    他忽然石像般转过身,面对山石。

    阿国笑着拉了拉披风,“还有个法子。”

    无生不语。

    阿国轻轻咬牙,她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已令无生厌恶,所以她笑了笑,说着,“我们现在可以飞行了,我一点也不怕了。”

    无生转过身,凝视着阿国,“你真的不怕高了?”

    阿国点头,“我不怕了。”

    这是假话,她自己都觉得假的要命。

    无生抱着阿国轻烟般飘起,沿着山脊上飞行着。

    阿国的心怒跳如奔蹄,只见一丛丛山脊疯狂的往后面跑去。

    “现在是不是要好点了?”

    阿国点头。

    无生飞行的时候更快,快如闪电。

    无生停下的时候,阿国就看到了清泉,碧青的泉水仿佛是从苍穹倾泻而下,神秘而美丽。

    泉水极为甘甜,阿国捧着靠向无生,却发现到了无生跟前,手里的水已没有了。

    她垂下头,不语。

    无生叹息,“我并不需要喝水。”

    “你也不累?”阿国更加好奇。

    “我不累。”

    阿国摸了摸无生的脑袋,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你为什么不累?”

    “我为什么要累?”

    阿国苦笑,“是人都会累的,你怎么会不累?”

    “我不知道什么叫累。”

    阿国怔住。

    无生指了指前面那片山林,“前面就是乡间温泉,你想不想去泡澡?”

    阿国点头。

    她实在想的要命,现在她的心已飞了过去。

    无生抱着阿国轻烟般飘落到山间小路,沿着小路向前走着。

    这个时候,从上面快步奔下来一个女人,衣衫破乱,发丝混乱,边跑边在痛叫着。

    嘴唇破裂,脸已扭曲变形,一只眼睛却高高肿起,并没有穿鞋,残破裤子里露出一截血淋淋的伤口。

    她的伤显然很重。

    她看到无生,就忽然招手,忽然倒下,嘴里却在嘶叫着,“不要过来,这里很......。”

    这句话已被一巴掌活活掴死。

    无生石像般走了过去,石像般挺立在她跟前。

    这女人不再说话,不敢说话。

    她倒下的时候,无生就看见一个浪人,面露狰狞、邪恶而得意的笑声,在缓缓拉着锁链。

    锁链的另一头带着铁球,紧紧锁住女人的腿,手里这头是镰刀。

    阿国惊呼着,“这是锁镰!”

    浪人摸了摸嘴唇上几根胡须,“没错,你还挺有见识的。”

    阿国不语,心已发慌。

    她看了看四周,山路不远处两旁几处土屋,却没有门,也没有窗户,屋脊上瓦片散落着。

    门口也长满了荒草。

    这显然没有人住。

    阿国回过头看着无生,脸上变得苍白而没有一丝血色。

    无生轻抚着她的躯体,“这里是乡间温泉,是浪人经常出没的地方。”

    “你为什么来可怕的地方?”

    无生不语。

    空空洞洞的眸子盯着、戳着手握锁镰的人,仿佛要将这人活活戳死在大地上。

    浪人摸了摸怀中女人屁股,一双淫狠而发亮的眼睛却再盯着阿国,“你来对地方了,这里是泡温泉的好地方。”

    无生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无生不语。

    他知道这浪人并不想知道自己名字,而是想知道阿国的名字。

    浪人将怀里女人放下,一只手握住镰刀,一只手在缓缓甩着锁链,他笑的依然得意着。

    锁链呜呜作响,铁球鲜血淋淋。

    “你叫什么名字?”

    无生不语。

    “你随便挑个地方,我可以在那里把你杀了。”

    无生不语。

    “你也可以摆个舒服点的姿势,怎么样?”

    无生不语。

    “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哑巴?”

    这人等得已有点恼火,就在他鼻子抽气的时候,听到无生说话。

    他只说了一句话,也是一个字,“滚。”

    地上的女人闭上眼,缩成一团,她仿佛已见到了可怕的事。

    浪人冷笑。

    大笑声中,手里的锁链忽然挥出,呜的一声,就将无生捆住,阿国愣住,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再说那个字,试一试?”

    “滚。”

    浪人的手忽然一拉,无生就飘了过去,这人另一只手握住的镰刀高高扬起,等着这人死亡。

    无生没有死亡。

    躯体上的锁链根根断裂,落到地上,浪人脸上的笑意忽然扭曲、变形,手中镰刀软软垂下,躯体上根根肌肉忽然失去控制,忽然倒下不停抽动,不停惨叫着。

    胸膛上忽然冒出一个洞,血淋淋的洞,鲜血忽然从里面飞溅而出。

    地上女人忽然扑向这人,脸上的泪水滚落,用力撕咬、捶打着尸骨,“你这个混蛋,......。”

    无生并没有阻止她。

    他很了解她心里的痛苦与悲伤,这种痛苦、悲伤,也许要很长时间才可以治好,也许一辈子也休想治好。

    阿国轻轻的将这女人扶起,安慰着,“现在没事了,你不会有危险了。”

    这女人一句话也没说,忽然扑向阿国怀里哭泣着。

    阿国轻拍着她的背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用在怕了。”

    这女人不停点头。

    阿国理了理她的发丝,“你的家在哪里,我们可以送你过去。”

    这女人指了指前方几间土屋,哭得更加伤心。

    阿国叹息,“那你的家人在哪里?”

    她发现自己不该说出这句话,因为她已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女人哭泣声更重,“都死了。”

    阿国脸上怜惜、同情之色更浓,“你叫什么名字?”

    “山口喜子。”

    “上面的温泉是不是很危险?”

    山口喜子点头,“上面都是浪人,你们不能上去。”

    “有多少浪子?”

    “好像有四五十个,每一个都很厉害。”

    阿国点头,凝视着无生,“我们要不要上去?”

    “去。”

    阿国的嘴里发苦,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山口喜子忽然扑倒在无生跟前,“你们不能上去,他们都是有身份的浪子。”

    “他们为什么在上面?”

    “是京都里松永久秀收买的人,仿佛要做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山口喜子摇头,神情却极为难看,“有不少人还在上面,无法离去。”

    阿国握住无生的手,说着,“我们还是不要上去了。”

    “我们要上去。”

    阿国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你真的不怕死?”

    “我为什么要怕死?”

    无生石像般走向山上,山口喜子挣扎着站起,哭泣着扑向山下。

    阿国深深叹息。

    这女人一生也许会在悲惨命运的阴影下活着,也许在漆黑的梦里,都会梦到在上面发生的痛苦折磨。

    阿国跟在无生后面走着,心里却在想着无生的命运。

    他的命运又是什么样的?

    难道他真的愿意做决斗家?这岂非也很悲惨?这种牺牲岂非也很大?

    “你上去,是不是为了杀光他们?”

    “是的。”

    阿国不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