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醉饮江山_ 第二十四章 不用谢-

时间:2021-06-23 17: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烦局神游小说醉饮江山 第二十四章 不用谢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一把普普通通的胡刀,却挟着风雷之势,刹那间击碎了木窗,笔直地飞向颜竑持刀的手臂。

    刀锋来得太快,几乎将空气给灼烧起来。颜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胡刀就已经干脆利落地切断了他的手腕,鲜血溅上安晴苍白的脸。

    裂纹遍布的长刀当啷一声落地,颜竑吃痛惊叫。

    赵无安刹那动身,衣袂飘零犹如落雪。

    他一步就到了安晴身边,一把拖过她护在自己身后,右手执着的苏幕遮一气呵成向前刺去。修长的流光剑刺入颜竑肩头,溅出血光。赵无安薄唇紧抿,手中势不停歇,继续用力深入,将他死死钉在木墙之上,直到苏幕遮只剩下剑柄裸露在外,才停下手中动作。

    右手被斩、左肩被钉住的颜竑一时间无法动弹,眸中怒意燃烧。

    赵无安轻轻道:“你的遗言?”

    颜竑冷笑道:“贼喊捉贼,此时是谁被你钉在墙上?你才是此案的元凶!”

    赵无安神色复杂。

    在他身后,胡不喜已经跑到了门边,身后果不其然地跟着一大群人,孟乾雷、聂星庐亦在其中。

    事实上,在颜竑刚刚挟持安晴后不久,胡不喜就已经到了赵无安门前。但他与赵无安何其默契,赵无安仅仅向外瞥了一眼,胡不喜就已经会意,连忙施展轻功走远,叫来了许多证人。

    一群人站在墙角听了许久,直到颜竑数到七时,胡不喜才骤然出刀,与他犹如一人的赵无安也几乎同时救下安晴,然后立即以苏幕遮入肩,制住颜竑。

    如今颜竑的垂死挣扎,也早在赵无安预料之中。不过就是想径自示弱,临死前再喷赵无安一口血罢了。

    孟乾雷扬声道:“颜竑,你若是再诬蔑赵居士,我定让你死后悬于杭州城墙上曝尸七日,五马分尸,再丢与野狗分而食之。”

    瘫倒在墙边的颜竑冷笑道:“罢了,此处江湖,彼处江湖,都是血沼而已。众位日后要是倦了,不妨来泉下,与我颜竑一叙。”

    他猛然一咬舌下毒药,嘴角渗血,片刻间就已没了生息。

    早料到他会吞毒自尽的赵无安没有流露出意外的神色,只是拔出苏幕遮收回剑匣,又拾起地上胡刀遥遥扔给胡不喜,扭头看着惊魂未定的安晴。

    安晴咽了咽唾沫,眉眼湿润。

    “走了。”赵无安拍了下她的头,背起剑匣,带她走出屋子。

    屋外阳光如火,孟乾雷作揖道:“真凶已然伏法,多谢赵居士。”

    赵无安看了看他,疑惑道:“真凶伏法?你怎么知道”

    孟乾雷一愣,尴尬道:“这……颜竑已欲刺杀赵居士,使的也是单手刀,如今畏罪自尽,难道还不是真凶?”

    赵无安回头,看了看倒在房中的尸体,一言不发。那厢胡不喜已经派人去找衙吏,要来把颜竑的尸体端回衙门备案。赵无安点头道:“也是,那就结案吧。对了,麻烦孟家主给我新准备一间屋子,这间不太吉利。”

    “一定一定。”孟乾雷抱拳道,“昨夜家姐伤心过度,筵席不欢而散。今夜孟某定为诸位侠士再摆一宴,列位尽兴而归,也不算辱没了姐夫这天仙宗的名头。”

    附近赶来的众多侠士都一一应和,不多时便四散而去,要将这真凶伏法的消息告知给府中其他豪侠。孟乾雷与赵无安深深一拜后,也转身离开了院子。

    院中只剩胡不喜、赵无安与安晴三人。

    自从走出客房,安晴就一动不动地盯着赵无安,眼角湿润。胡不喜瞥了眼赵无安,悄声道:“就这么结了?”

    “怎么可能。”赵无安压低声音,神色不变。

    那厢安晴兀自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胡不喜叹息道:“罗衣阁解彦,烟雨阁颜竑,这二人都意在刺杀你。原本以为两浙是我的辖内,至少会安全些,没想到还是有人想浑水摸鱼。”

    赵无安不动声色道:“我被他们纠缠也久了,这倒没什么。”

    胡不喜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关键是,肖东来之死——”

    他并未说完,赵无安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

    胡不喜本来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今天带人去收容肖东来尸体时,才发现那把刀,就是郑榕遇害时,被江新竹的丈夫丢在原地的。后来究竟去了哪里,也不得而知,极有可能是被江新竹带在身边,有人又从江新竹身边夺走,用来刺杀肖东来。

    “这件事情,我还没敢跟乔溪说。”胡不喜挠挠头,一脸苦恼,“她现在身子虚得很,我带她来这里赴宴,虽然开心,但发生了凶案,一下子又病恹恹的,老 胡我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话音未落,院口遥遥走来一个娉婷身影,赵无安戳了戳胡不喜,向那边扬了扬头。胡不喜转身,立刻就换上一副欣喜表情,但之前的苦恼还没能挥散下去,结果就导致看起来半喜不喜,十分滑稽。

    遥遥走来的乔溪噗嗤一笑,顾盼生姿,见有外人在旁,并未与胡不喜太过亲热,捂颊娇声道:“我听说,凶手抓住了?”

    胡不喜看了赵无安一眼,赵无安摇了摇头,胡不喜心中暗叹一声,点点头道:“是啊。”

    乔溪楚楚动人道:“这可真好!你终于能歇歇了,我养父的在天之灵,也可安息了。”

    胡不喜对她点了点头,暂时放下了心中忧虑,挤出一副有趣笑容,谄媚道:“乔溪兰质蕙心,一届女流自强至此,你养父他若是见到,也一定能含笑九泉的。”

    乔溪按捺不住笑意,白他一眼,嗔道:“就算是恭维话,也得含蓄点说。”

    “是是是。”胡不喜贴着她赔笑,显然是高兴至极。赵无安站在一旁,也是无奈地连连摇头。

    乔溪忽然眨了眨眼睛,凑在胡不喜耳畔,说了些什么。胡不喜愣了愣,点点头,走到赵无安身边,附耳问:“她说想试试看月夜花下饮酒的感觉,不过就我们两个未免太过没羞没躁,所以问问你来不来。”

    赵无安没奈何地翻了个白眼:“你还知道羞躁?”

    胡不喜捶了他一下:“乱说什么!只要不涉及到老大你和贺……和乔溪的事情,我的底线一向都是稳稳的!”

    赵无安埋头思量。胡不喜的稳,是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呢?莫不是在常人底线再往下二十丈,设了个稳稳的线?

    “所以你的意思是,一旦涉及到我,就会没有底线咯?”赵无安一本正经地陪着他胡扯。

    “那当然!老大何许人也,上刀山下火海,哪怕一人砍遍了紫宸殿,我老 胡都说一不二,眉头都不皱一下!”胡不喜嘿嘿笑道。

    赵无安被他笑得浑身发麻,挥挥手退开几步,无奈道:“行了行了。我也真没想到,这个乔溪看着秀外慧中,骨子里居然仍和贺阑珊一个德行,做事情是不乐不休。”

    “老大!我敬重你,但你也别说她的不好啊!”胡不喜装腔作势地提了提手里的胡刀。

    赵无安无可奈何地撑住了额头:“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去的,你现在赶紧消失,我头疼。”

    当今世上,估计也只有代楼桑榆和胡不喜,能够让他这么头疼了。代楼桑榆还只是偶尔,胡不喜当真是能让他随时随地头痛欲裂。

    得了首肯的胡不喜嘿嘿一笑,跑过去扶着乔溪耳语了几句,乔溪就如出水芙蓉般娇俏一笑,与胡不喜渐行渐远。

    看着如胶似漆的二人,赵无安自顾自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可奈何。当年被贺阑珊和胡不喜支配的恐惧,似乎又渐渐浮现在心头。

    他转身,打趣般对安晴说道:“他们二人花前月下,还非要请我去……”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安晴不让他说。

    准确来讲,是安晴环住了他的肩膀,把头埋在他胸前,淡淡的香气环绕了赵无安。一直只是湿润的眼角终于因为安晴的抽泣而流下泪来,虽然只有几滴,但安晴却泣不成声。

    赵无安无奈安慰道:“明明没流几滴眼泪,就别一直哭哭啼啼了。”

    安晴不听,在他怀里摇了摇头,继续抽泣起来。她的手一直在用力,赵无安没有办法,微微俯了身,好让她抱得容易些。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柔声问道:“吓着了?”

    “嗯。”安晴的头埋在他怀中,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赵无安伸手挠了挠耳朵。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对于身后还背了个大匣子的赵居士来讲,当然并不轻松。

    午后阳光正好,夏风微醺,草木婆娑。

    安晴就这么踮着脚,一直紧紧抱着赵居士。良久,她悄声道:“谢谢。”

    声音很轻很低,几乎微不可闻。

    赵无安淡淡一笑,故作轻松道:“不用谢。”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